·网站首页 ·贵州手机报 ·投稿 ·96677 ·新闻排行 ·繁体 ·RSS ·ENGLISH ·日本語
关键词:
多彩播报  新闻  评论  专题  策划  宽频  名博  社区  权威发布  社情民意  文化  教育  旅游  公益  健康  娱乐  图片  企业  工业  电商  黔茶  金融  汽车  国内国际
您当前的位置 :六盘水市 > 今日头条 正文  
记“云上牂牁”电力行者王国权的多面人生
2015-07-29 10:24  来源: 多彩贵州网 作者: 孙维锋、候志友、王春山、张洪  编辑: 谭力
贵州手机报 | 新闻客户端  | 新闻热线:96677 | 投稿

  多彩贵州网讯 自那克桃花洞人竖起人文历史的里程碑,继而经历牂牁、夜郎等,贵州省六盘水市六枝特区的变迁已跨越了几千年时光,古老的郎岱镇在从中扮演了十分重要的角色,有“云上牂牁”一说充满神秘色彩的牂牁江从这里流过。

  上个世纪90年代,醉心于经商的不羁少王国权在这里曾面临一个艰难抉择:“如果继续做生意,月入超1000元;而要是到水电站工作,月工资仅80元”。最终,他选择了后者。

  现在,王国权是贵州电网公司六盘水供电局六枝局郎岱供电所配电班班长,并成长为团队的中坚力量。今年,他又扛起了同步小康工作组组长的重任。对于王国权来说,险峻的牂牁江畔就就是他要坚守的“战场”,尽管每次巡线和抢险都是与自然的艰难博弈,尽管“让村民同步小康”的新担子让他感到压力重重。

  王国权的个体命运在时代变革和电力行业体制改革中经历数次转变,如牂牁江的湍流,面如平湖之处也常充满意外和惊险,虽已粗犷奔流数千年,但对远方的渴望却从未减退。

  【创业记】

  一个电站链接两代人命运

  王国权的父亲王译至今仍保留着一本厚厚的账本,蓝色墨水已早已褪色。不过,还能清楚的看到六枝特区湾河电站近10年建设时间里各村寨人工、物料和资金的投入情况记录,40多年前热火朝天的建设画面仿佛瞬间跃然纸上。

  如今已82岁高龄的王译时任六枝阿岔乡党委书记,“一次外出学习,看到人家自己集资建电站发电用,我也就想着利用家门口水的优势来发电,让老百姓用上电,就决定建设湾河电站。”这在当时的贵州是大胆的想法,因为二十世纪六七十年代,电对于很多人来说还是陌生的。而且,资料显示,截止1996年底,六枝特区村通电率刚达到70%。

  “我父亲第一次去勘察地形,从山上滑下去,要不是半山腰有东西拦住就没命了,为了方便工作,他后来干脆就住在施工地山上的一个洞里。”王国权说。

  《六盘水供电志》记录,湾河电站1970年10月在无勘测设计资料的情形下,由阿岔乡政府组织群众自筹资金动工兴建,采取抛石断流建成堆石坝提高水位。由于抛石堆成的坝不稳固,1971年和1972年先后两年被洪水冲垮。“当时施工技术手段落后,刚建好大坝就被冲没了,我们又从头开始建。”王译回忆。

  1974年,由当时的六枝特区水电局派技术人员对湾河电站进行规划设计,将大坝改为堆石硬壳坝,安装两台200千瓦水轮发电机组,1979年7月1日安装结束正式运行送电。记者查阅资料发现,1980年前后,六盘水还有凉风洞电站、涝河电站等一批电站投产送电,而湾河电站则是建设时间相对更长。

  湾河电站开建不久,王国权出生了。初中毕业没有再上学,只有十六七岁的王国权就开始做粮油生意。那时,王国权月收入已有1000多块。但是,当时在很多人看来,经商并不是一份“正经”的职业,王国权那时在别人眼里留下了打架、喝酒的小混混形象。

  “觉得这种生活很自由,而且我的梦想就是经商。”不过,王译要求王国权必须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做了三年的生意后,王国权也开始考虑父亲的建议,那时候他正好了解到了父亲为建湾河电站付出毕生心血,而且受了很大委屈。一开始,有很多人不理解,还调侃“为什么要修电站,这么拼命,电站修好后你家门口是不是要挂上一个斗大的灯泡。”“于是,我就决定到湾河电站工作,也是为了给父亲争口气。”

  1994年,王国权正式进入湾河电站,成为一名发电机组的维护工人。“说起来是个笑话,落差太大,一个月80块钱怎么生存啊。”实际上,等待王国权的还有更加让他难以想象的艰苦日子。到了1997年,工资虽然涨到了300元左右,但是电站并没有钱发工资,“因为当时要扩建电站,把大家工资都集起来建好电站。”

  接下来的两年里,和王国权一起的20多名员工真的没有再领到过工资。王国权回忆,自己从家里背土豆、豆子等解决基本温饱问题,家里的生活都靠几个兄弟姐资助。直到2008年前后,王国权才领到了欠发的工资。

  “那时候,我就想着一定会修好的,有这么个念想,加上我也慢慢成熟了,喜欢上了这个行业,所以就这么坚持下来。”王国权说觉得对得住父亲和自己。如今的湾河电站经过两次扩建,年发电量约1050万千瓦时,仍然为当地用电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服务记】

  征服一座高山到底有多难

  早晨7点,简单的早餐过后,王国权收拾好工具包和同事陈刚出发了,他们要巡查的线路从郎岱镇到大冲村,途径30余个村寨,路程77公里,大部分输电线路所经之处人烟稀少,有些地方根本就没有路,即使有山路也往往是杂草丛生、荆棘密布。

  “太阳出来照白夜,金花银花滚下来。金花银花我不爱呀!只爱情妹好人才……”在巡视路上,王国权和陈刚边走边用山歌驱赶寂寞和孤独,还一边用手中的树杖不停地拍打丛林,驱赶毒蛇和野兽。

  这是王国权工作的常态,每个月有22天左右都走在巡线、消缺的路上。早些年,王国权的妻子付倩一个人在岩脚镇大树脚村的老家操持整个家,七八亩地都是她一个人种。“那时候交通不便,回一次家单程要花五六个小时,也没什么钱,感觉自己连家都照顾不了,就想放弃这份工作。”

  而且,这种念头在王国权心里不止一次出现过。但是,家庭的重担和工作的责任一次次让王国权选择了坚持。

  2012年6月,六枝特区受暴雨侵袭,洒志乡田坝村电杆几乎全部被冲走,六台变压器损坏,500多户村民用电受到影响。王国权立即带领抢修班到现场,困难超出他的想象,因为在通往田坝村的路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堰塞湖,挡住了去路。

  “没有其它路可以走,堰塞湖面积又很大,如何将电杆运送过去成了最大难题。”王国权说,当时他想出一个方法,就是把汽车轮胎捆绑在一起作为船来运送电杆。不过,现场所有人都充满疑问:可行吗?安全吗?

  王国权顾不上这些,说干就干,他和大家一起找各种材料,用钢管等把8个废旧汽车轮胎捆绑在一起,一条简易船就做好了,可谁也没有勇气尝试下水。这时候,王国权又一次果断站出来,和几个水性好的同事进行了尝试,“为了给大家信心嘛,我心里也在打鼓”。就这样,第一趟“旅程”开始了,一路并不容易,王国权和同事几度落水,花了一个小时才艰难的把一根电杆送到对面。

  一趟又一趟……王国权和同事用了一周的时间运送完所有电杆,在两周时间内为当地完成复电。后来,大家把这艘简易船称为“南网船”。郎岱供电所员工对那次抢险记忆尤深,“王国权一直在现场,迈出第一步的勇气让人钦佩。”王国权再想起这件事的时候却显得毫不在意,他说要多亏同事们,这不是谁一个人就能完成的。

  “王国权是靠谱的班长和同事,对我们帮助很大”、“王国权是所里员工的榜样”……郎岱供电所员工和领导都对王国权赞赏有加。尽管王国权只有初中学历,但是他一步步用自己的努力、勤奋和认真赢得了尊重。

  供电所开始推信息化的时候,王国权最早自费报名去学电脑,从基本操作到CAD绘图,他都最先学会,然后带领供电所同事一起学习;业余时间,王国权自己学习配电技术,加上长期的实践经验,他为供电所员工进行技术培训,该所员工在去年贵州电网公司的岗位胜任力评价考试中全部一次性通过,在六盘水供电局所有供电所中名列前茅……

  如今,生活越来越好、社会角色也多了、工作也得到了越来越多的肯定……但王国权依然保持本色。他的手机屏保有两幅书法作品一直在切换,内容是“耐得住寂寞才能守得住繁华”和“感恩”。王国权所说,人都是平凡的,在每一段路程、每个节点都有不同的想法,现在有的是对过去不后悔,对未来的路更坚定。

  要去最远的沈家石板村巡线,王国权得经过夜郎古国的古老山脉老王山,它是六枝特区境内最高的一座山峰,海拔2127米。比征服自然高山更难的是征服心中的高山,王国权无数次翻越老王山,也早已迈过了心中的高山。

  【小康记】

  电力人与时代使命交织

  今年,王国权又多了一个新的身份——郎岱镇归宗村同步小康工作组组长,而且挂任该村党组织第一书记。工作组由五人组成,包括村支书、驻村干部和大学毕业生等。

  党的十八大报告勾画了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加快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夺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胜利的宏伟蓝图。为实现与全国同步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任务,贵州省组建了同步小康驻村工作组,着力帮助增强农村发展活力,促进农民增收致富。

  对于能被选拔为组长,王国权感到非常惊讶,其实是必然的选择。六盘水供电局党建部主任张迅告诉记者,王国权作为一名党员,工作作风良好、业务精湛,在当地和公司又都有很好的口碑,加上出色的沟通协调能力,能够代表电网企业的形象,并帮组当地村民实现同步小康。

  “王国权是我的福星,他来归宗村后,知道我懂架设电力线路技术,就推荐我到一个有这方面需求的公司打工,现在我每个月能挣4000多元。”一提起王国权,归宗村村民卢付国总有说不尽的感激之话。

  到归宗村驻村后,王国权白天走村串户了解每家每户实际情况和村民的期盼,晚上及时整理材料。经过一段时间,王国权了解到,村民采用传统种植方式,农作物收成不稳定,农业产值较低,严重制约当地经济发展和村民收入。

  因此,他积极会同同步小康组引进企业,大力发展经济效益较好的经果林和蔬菜产业。目前,种植户陈再胜已在归宗村承包了60亩土地,计划投资30余万元种植经果林;种植户袁碧海承包100亩土地,计划投资500万元种植蔬菜,目前项目平场工作已经结束。同时,种植户将以80元一天工资在村里招聘农民工,从而大大增加农户经济收入。

  “工作组的工作刚起步,还有很多事情要谋划,不过一定要尽最大努力先把归宗村电力搞上去,保证村里生活和产业发展用电质量。”王国权得知献窝坑组由于供电半径长,供电质量差,将情况向供电所领导反映后,在2015年电网建设增补项目中,将献窝坑组纳入增补项目,预计2016年将在该组重新安装变压器一台。

  站在归宗村村委的楼顶上,环顾四周,群山环绕,蓊郁苍翠。王国权给指着远处给记者介绍归宗村的情况,显然他对这里的情况已了然于心。“不过,现在感到担子更重、压力很大。”王国权也因为这个新的身份而更加忙碌,采访的时候,他的手机不停的响。

  在很多人看来,能力和发展的眼光很重要,更重要的是有承担起这份责任的勇气。正如归宗村村支书焦明元所言,虽然王国权在自己单位只是一名班长,可以说既没钱,又没权,但是他有这样的胸怀和爱心,他愿意投入精力来做,而村里很多人有能力的人不愿这样做。

  归宗村外出务工人员不只是在最基层的岗位,在浙江等地,有不少归宗村人自己当起了工头、开起了加工厂……喝了口用归宗村山泉水泡的茶,王国权说“人生路不全是低头的,慢慢都学会了昂着头向前走,像牂牁江水一样,不会一直停在原地。”

  特写

  王国权的“船”

  王国权和妻子付倩是同一个村寨里的人,年轻时相互爱慕,自由恋爱、结婚。不过,婚后便赶上了王国权在湾河电厂领不到工资的拮据光景。

  2004年的一天,王国权回家,他才发现妻子不仅要种七八亩地,还养了近200头小猪仔。当时,家里又缺水,她忙完地里的活还要去很远的地方打水回来喂猪。“我特别难过,感觉一点忙也帮不上。”后来,王国权决定让妻子带上孩子到六枝读书,经过多年打拼,在六枝建立起新家,孩子的教育成了最重要的问题。

  说起孩子,王国权内心还是充满了愧疚。由于工作繁忙,王国权一个月平均回家两次,而且回去的时候孩子都在学校,能在一起的时间很短,用他妻子的话讲“孩子初中以前,有时候感觉他们父子像陌生人。”

  有一天,王国权回到家中看见孩子在玩滑板车,一气之下揍了孩子,还把孩子推出门。结果,孩子就在门口站着一直哭。后来,王国权知道孩子是委屈的哭,实际上孩子一直很努力的读书,并没有贪玩。“我觉得我真的不了解他,我就跟他道歉。”这次之后,王国权变主动改善和孩子的关系,并随着孩子长大,也理解了他这份工作的特殊性,也很支持他的工作。

  采访那天,一早来到王国权家中,他家里朴素、整洁、干净,阳台了养了很多花,兰花、三角梅、绿萝……阳光正从阳台打了进来。王国权的妻子招呼大家坐下,又赶快给每个人倒茶,说起和王国权恋爱的时候光,她爽朗的笑声让这个家充满了温暖,好像她的生活里从不经历那些已确实出现过的艰难时刻。

  “我理解他的工作,我就是一个想法,在家照顾好老人和小孩,让他安心工作就好,我选择了他,他选择了这个行业,我就要想办法适应他和支持他。”付倩说。

  王国权的大儿子今年刚参加完高考,二儿子明年也要高考,他希望有一个做医生,有一个在电力行业。在王国权看来,两份工作都很辛苦,但很重要,“像是在一艘大船上关键部位的小螺丝钉,虽然很小,但一旦出问题就会影响整艘船的安全。”

  王国权的家庭也是一艘小船,他就是掌舵的“船长”。不过,他一直认为自己付出的并不多,他之所以能与电力行业为伍,得感谢船上的每一位“水手”:毫无怨言支持他工作的妻子、像精神领袖一样的父亲、慢慢理解他承载他希望的孩子……

  采访手记

  人世间最美的相遇或许正是久别之后穿越时空的重逢,从这点来说,王国权实属幸运。

  责任感在不同身份中的重逢,多重责任的磨砺让一个人坚定而无畏。

  进入电力行业,王国权在营销、物资管理、计量管理和业扩报装等多个岗位工作过。现在,只要与电有关,他就默认自己有责任去做。比如,他在回家的路上看到线路的时都会看一看,尽管这些线路不是自己管辖区域,而就因为多了这样一个举动,他数次帮助其他供电所等发现了线路隐患。

  和作为一个父亲、儿子、丈夫应进的责任一样,王国权把一个电力员工对事业的责任感和忠诚度发挥到了极致。而王国权并没有被重重责任压垮,相反内心变得更加强大。

  无私的情怀在两代人之间、在一个恰当的节点上的重逢,把对他人的爱无限延续。

  如今82岁高龄的王译多年前下定决心,带领大家修建电站,最终让更多人享受光明。现在,王国权不仅要做好电力供应,还要付出更多时间带领大家致富,父子二人都在本职工作之外做了更多有利于他人的事情,这在当下显得难能可贵。

  不同的人因为电力行业分离又重逢,他们对这个行业深刻的感知和共同的情感成为公司创先的一股重要推动力。

  水电局、供电公司、供电局……电力体制已发生了数次转变,当地的经济和社会发展更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而当时和王国权一起在湾河电站的打拼的20多个人几乎全部还在电力行业。其中,陈玉文和刘井传还在郎岱供电所和王国权是同事,甚至在同一班工作。

  其实,从湾河电站出来之后,他们三个人都去了不同的供电所工作,多年之后又在郎岱供电所重逢。今年,陈玉文的女儿大学毕业也已被招聘到电力行业工作,从供电所开始她的职业生涯。如此说来,一个湾河电站、一个“电”字链接的又何止两代人的命运,

作者: 孙维锋、候志友、王春山、张洪  编辑: 谭力  
返回首页
相关阅读
 
 
新闻推荐
专题策划
【专题】贵州省委工作会议解读
【专题】2015贵州好网民征集
【图解】新农合大病保险费用申报
【图解】两分钟读懂2015贵州经济“半年报”
【图解】贵州经济“半年考”交出发展答卷
【专题】二十佳乡镇党委书记展播
【专题】“文朝荣式”好支书展播
【专题】贵阳记忆:寻古迹 说名人
新闻排行
版权所有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网站简介 | 广告刊例 | 联系方式 | 网站地图
增值电信业经营许可证(ICP):黔B2-20010009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5212006001
营业执照:520115000201773 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2408241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新出网证(黔)字001号